【君茂观史】二战股市风云之三:法国

明辉   2019-04-30 本文章401阅读


引言 

股市在短期经常表现为随机波动,无法解释,但当遇到重要的转折点及长期事件时,股市的走向是充满智慧还是反映群众的愚昧共识?

想要深入探寻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比观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股市表现更合适的了。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二战时间跨度偏中短期,但期间的史料相当丰富,充满跌宕起伏且足以影响人类命运走向的重大事件。

本文为君茂分享书籍《财富、战争与智慧》系列第三篇,作者是美国已故投资名士巴顿·比格斯。前述章节《二战股市风云之二:英国

法国是二战中最特殊的国家,面对纳粹的入侵,反抗者、投降派复杂交织,衰败的局面、颓丧的情绪,让法国股市混乱不堪。

1、1930年代法国的混乱

1930年代,法国已经历了20多年的政治混乱。作为一战的主战场,战后的法国经济成长缓慢、失业率居高不下、生育率大减。更重要的是,一战留给法国的是工人罢工、军人暴动与社会主义政治,统治法国的“第三共和”政权,沉闷无能,软弱不堪,法国的生产力跌到谷底。

整个1930年代法国都是一片死气沉沉。很多法国人于失望和迷茫中开始堕落,巴黎夜生活中的酗酒、放荡不羁、道德沦丧等景象随处可见。知名记者保罗·瓦勒里曾经写道:讽刺的是,那些让法国如此浪漫美好和充满艺术气息的特色,反而让它难以适应当时面临的艰苦岁月。

可笑的是,法国人看到纳粹在德国的专制取得的快速成功,非常嫉妒。他们认为独裁虽然粗暴,但他们创造了秩序,让制度得以运转,而这是法国最缺少的。

显然,法国股市在这种状态下自然表现不佳。令人揪心的是,其他国家的股市在1930年代的大崩盘后还有数次大级别反弹,而法国股市几乎是一路下跌。这种走势反映了法国人萎靡不振和自我怀疑的情绪。

2、1940年战乱中的法国欢迎纳粹占领

1940年当纳粹入侵法国时,国内已经自我溃败,法国人对当时生活秩序的不满达到顶峰。当时有1,000万名法国人(总人口的25%),在国内到处游荡、偷窃、抢劫,败阵的法国士兵反而成了最可怕的打劫者。没有政府,没有警察,大家对私有财产毫无尊重。

相比之下,德军纪律严明,行为得体。当时德国严令军队不得抢劫,购物必须支付德国马克,法国商家普遍愿意与德国士兵做生意。社会经济的混乱让法国多数人民感到恐惧,他们渴望回到正常秩序,甚至准备好接受束缚、牺牲部分自由。他们觉得希特勒和德国的到来代表秩序和稳定,并能为他们带来可观的生意。

在当时看起来,德国在可预见的未来都将会统治欧洲。英国人连自己的生存都成问题,何况解放欧洲?我们看当时的一些文学作品,著名的法国存在主义作家、女权运动创始人西蒙·波娃,在她的散文中引用了当时社会流行的一句笑话:“英国佬呢?你们最近有看到吗?”她甚至称赞德国士兵的军服帅气,和他们的英姿是绝配;她嘲讽英国人逃得太匆忙(敦刻尔克大撤退),留下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法国作家安德烈·纪德表示:如果德国能带来繁荣,90%的法国人都会接受,75%的法国人还会微笑欢迎。所以,当时法国人合理地问道:跟德国结盟算通敌还是接受现实?

我们不禁莞尔,法国人真是太“浪漫”!或许像西蒙·波娃自己的名言:当生活乱了套时,文学就出现了。当然,也有不少人厌恶这种情况,一位作家描写德军进入巴黎的氛围:

老百姓衷心地迎接胜利者,年轻女子对着骑摩托车的青年微笑,那些青年帅气十足。咖啡馆坐满了平头士兵,法国人毫不在乎的挤在一起喝咖啡。眼看着自己的同胞自贬成驼兽,如此自甘堕落,实在让我看不下去。


3、1940~1942年法国从德军订单中获利

1940年,法国投降政府与德国达成协议:德国给予法国一定的经济自由,企业主可以开公司、发薪水。德国把高利润的军事订单当成诱饵。法国商人认为,只要和纳粹合作,不仅可以存活下来,事业还可以蓬勃发展。他们相信,在希特勒领导的新欧洲里,法国经济将会是重要的组成部分,至少比第三共和的混乱要好,毕竟他们也别无选择。

图1:法国SBF-250指数

1930~1950年

资料来源:全球金融资料公司

1941年2月,巴黎股市重新开市,立即大涨,反映了这种新的乐观的看法。法国的雷诺汽车把工厂改为德军生产坦克,有的公司接到德军大批卡车订单。这些公司股价都大幅飚涨。不过,在消息公布前,德国军官已经利用内线消息,先行买入。1941年法国的失业率已经消失,转为劳动力短缺,生产力蒸蒸日上。

1942年底法国股市的名义市值已经翻了近三倍。在当时法国投资人看来,德国将会最终胜利,或者至少统治欧洲很多年。德军入侵苏联时,有5万名法国士兵跟随作战。法国投资人对苏联和布尔什维克有很深的反感和恐惧。

4、希特勒对法国的掠夺

1941年7月,法国投降政府想要与德国结盟,提出重新签订协议,给予法国主权,让法国在军事和经济上与德国合作。一些德国高官也开始将法国视为新的盟友,作为德意志帝国的西线军事堡垒。但是,希特勒并未动心,至今仍是一个谜。或许出于种族考虑,法国不是雅利安人种,所以德方始终没有正式回复法国的提议——这是一个大错误,如果两国结盟,轴心国实力会强大很多。

最后,希特勒和纳粹还是决心掠夺法国,只是一开始比较隐晦。1941年初,西门子、克虏伯等德国大公司陆续造访并研究法国的大公司,将其专利、设备和技术人员都“暂时”转移到德国公司。当时,很多法国公司上市发行新股,必须以折扣价卖给德国公司以及武装亲卫队,他们以没收的法郎,或随意设定兑换法郎的高汇率马克来购买。但法国投资者一开始并不在意,甚至将纳粹持股视为利好,因此法国股市热络,消息传闻众多。

然而,久而久之,一切的梦幻泡影开始破灭。大家开始明白希特勒和纳粹根本不想和法国合作,只想掠夺法国。1940年夏季被俘的200万名法国战俘始终没有回国,在德国严苛的环境下工作。1941年秋,90万名法国人为德国工作,要么在建立大西洋防御堡垒,要么在军工厂劳作。政府强制实行劳工恶法,60多万名法国人在德国工厂工作,只领微不足道的工资,工作环境极其恶劣。一切其实和被占领前一样,只是刚开始时好一点而已。

由于大批青壮年男性被迫输出,法国境内无人做活,粮食开始极度短缺,通胀开始飙升。1942年,多数法国人陷入饥荒,德军把大量粮食运往德国或是前线喂养德军。一些纪实文学提到,两千名巴黎人排队买兔肉,但只有三百份;其他城市百姓凌晨三点排队,天亮发现店里根本无粮可售。一位法官的女儿嫁给卢瓦尔河流域的农夫,只是为了他的粮食。当时,乡间的农夫从城市赚了不少钱。

到了1944~1945年,只有粮食、衣服和战前生产的酒才是最有购买力的东西,法国经济几乎瘫痪。这段时期对于法国女性来说是悲惨的,她们为了生存,成为弱势群体。德国占领期间,有20万名法国儿童的父亲是德国人。法国解放后,这些妇女遭遇“血统净化”,被剃发游街、唾弃欺凌,终其一生被当作贱民。

关于战争带来的饥荒和人性考验,诸多电影都有刻画,如二战背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和美国内战《冷山》。但现实远远比电影的描述更加残酷。


对于股市来说,法国股市在1942年见顶,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的失败,吓坏了投资人,随后英美联军持续胜利,法国投资人担心这次法国站错队了,法国股市持续暴跌。

5、战后的法国经济与股市

法国解放后出现一段混乱期,之前和德国勾结的法国叛徒纷纷遭到清算。对有些人来说,解放有如梦魇。部分商人因为通敌叛国遭到监禁,雷诺被审判,卒于狱中。但多数和德国贸易的法国企业家逃过惩罚,并保住了股权。

战后最初几年,法国临时政府立场偏向苏联模式,全国有三分之一人口是共产主义者。1945~1946年,保险公司、银行、煤炭、电力等公司陆续开始国有化,股市继续下跌(就像中国A股2018年也经历了这样的担忧)。通胀开始飙升,德国占领期间通胀率一直高达20%,但解放后却飚涨到60%。名义上,股价指数依然上涨并创出新高(如图1),但1944~1950年股市实质上已经崩盘(如图2)。1940~1950年,法国股市名义上创新高,但按实质购买力来看,每年下滑7.6%,总共下跌50%。

这听起来很糟糕,但1940~1950年的法国,股票依然比其他投资标的更好(君茂将在后续文章中详细展开)。对比十年间,法郎暴跌,债券和票据每年的实际报酬率都下跌20%以上。其他许多战败国家都是如此,那是惨淡的岁月。

图2:法国SBF-250指数(通胀调整后)

1930~1950年

资料来源:全球金融资料公司;特雷西对冲基金公司

最后,我们要致敬二战时法国人民人性的光辉。纳粹占领法国后,德军和法国投降政府立即开始抓捕犹太人、没收其财产,有能力逃亡的犹太人都逃走了,如罗斯柴尔德三兄弟分别设法逃到英美。但是,很多法国人也很勇敢地支持犹太人民,他们或是声援,或是帮助其伪造身份证明。官方搜查犹太人时,有的人帮助藏匿,许多犹太人躲到偏僻的乡村很多年,这些英勇的行为都非常危险。

  作家理查·韦南提到,最后近八成的法国犹太人在德国占领期间活了下来。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