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的担心何时能解除?

君茂资本   2022-03-26 本文章110阅读

市场的担心何时能解除?鉴于外资是本轮下跌的空头主力,外资的担心就是市场担心的集中体现,我们或许能从外资的动向里得到答案。

外资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国际对冲基金为主的做空力量,他们主要是在美国和香港做空中国的上市公司;另一部分是以主权基金和养老基金为主的欧美长线基金,他们在本轮下跌中的角色是减持了仓位中的一部分中国资产。

在上周鹤总讲话之后,我们留意到大部分做空的国际对冲基金进行了平仓,由于之前做空量之多创出了历史水平,他们平仓引发的上涨也十分剧烈。相较而言,欧美长线基金的动向更具有指标性意义:从现在的情况看,他们的行为似乎并没有因为领导的讲话而出现明显改变。根据常理和以往的经验看,要改变这些资金的态度,仅仅通过领导讲话是不够的,他们可能需要看到担心的事情出现明显改善之后,才会重新调整态度和方向。

很多人认为外资的态度是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突然改变的,其实并非如此。应当说俄乌冲突确实加剧了外资的卖出,但并非外资卖出的主要原因。我们跟踪下来发现,外资主要疑虑的还是中国的监管政策和短期中国经济。

去年教培行业被超预期推倒,市场确实受到了极大震撼,之后在各领域又出台了一系列监管政策,站在我们中国人和中资机构的立场上,我们很理解出台这些大政方针的必要性。不过外资并不像中资机构那样能那么容易理解这些,他们担心政策破坏市场规则,不清楚政策的意图和边界在哪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上调了中国资产的风险溢价。

去年下半年以来,政策对经济的负面效应开始显现,也加剧了外资对中国经济的担忧。比如,一些正确的政策被各级部门层层加码,到落实环节就出现了矫枉过正的现象,有些正确的政策由于多部门同时强力监管,出现了政策的合成谬误,对企业和经济造成了一些负面冲击,出现了企业市值缩水、减薪、裁员和失业增加的情况。地产的债务危机频发也威胁着中国的经济稳定和金融安全。

连续几年的疫情,拖瘦了很多中小企业,很多基层老百姓的收入受到了影响,进而造成了消费萎靡不振。为了帮助中小企业摆脱困境,国家今年倡导大企业积极为餐饮服务业等小企业降费,这种困难之下共克时艰的临时举措也容易引发外资对政策的担忧。今年在国外普遍放开疫情管控的情况下,我国的疫情又有抬头迹象,在经济困难的情况下,如果继续大面积封控,那经济前景无疑会雪上加霜,这可能是经济所无法承受的,也是市场(尤其是外资)所担心的。

通过以上的情况我们能看出,此次外资撤退大部分还是基于监管和经济问题,并不是走了就不再回来的撤退,如果他们担心的情况出现了好转,大部分长线外资还会重新增持中国资产(当然,也有一些长线外资是保持不动甚至加仓的)。

鹤总的出面一一澄清了市场的担心,政府也在陆续做出一系列调整,相关政策在国常会上也得到了李总理的肯定,这是个很好的开始,基本确立了本轮行情的政策底。从外资的表态看,他们下一步主要关注政策的执行情况和效果,然后会再次评估。

从政策底到市场底往往需要一段时间,因为这些政策从出台到见到效果也需要一些时间,其中有些政策是需要跨部门协调的内容,这也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调整。在政策见到效果前,或者说出现明显的改善之前,欧美长线外资可能还会保持观望状态,也可能继续减配中国资产,这导致市场多空双方可能继续焦灼和消耗,也不排除市场会上下震荡一段时间,甚至有可能二次探底。在市场仍缺乏信心的情况下,也许需要更高级别的领导来协调相关政策的落实和执行情况,并稳定市场信心。

这次无论是当前的A股还是港股,都在筑一个大级别的底部。市场底会在何时及什么点位出现?这本身就很难猜测,可能比政策底位置要高,也可能更低一些。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从长周期看,不管是买在政策底还是市场底,都会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价格。根据过去的情况看,往往群体都陷入绝望或恐惧的时刻,也是最容易发生转机的时刻。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