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临近,等待极值的价格,或政策反转

君茂资本   2022-10-11 本文章36阅读
1

关于当前熊市的定位

目前空头肆虐,多头毫无抵抗之力,市场几乎每天都在下跌,如此弱势的市场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了。自2009年以来的这十几年,每次熊市(包括A股、港股和美股)的持续时间都是在6-13个月之间,从恒生指数看,指数跌幅在26%到36%之间。而本次熊市自2021年2月见顶以来,持续时间已经超过20个月,恒生指数的跌幅已经达到了45%。扩展到过去35年的长度,也只有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大熊市比这次更持久,即使2008年这样的世纪大熊市也只持续了13个月。论跌幅,本轮熊市已经回撤了45%,远超出过去十几年的最大幅度,再向上追溯就奔着2008年和2001年大熊市的幅度去了。即使按照大熊市的级别看待,本轮熊市的调整无论从时间还是幅度上看都已经非常大,也较为充分了。

本轮熊市的一个独特特征是:这次熊市的原因已经扩大到国际政治、战争和国内政策的巨变,不再是以往熊市那样单纯局限于金融和经济领域范畴的问题,因而环境更复杂,变量更多,是绝大多数股市投资者都不曾经历过的局面。

2

宏观面和政策面

目前宏观面依然没有大的起色,经济依然较为低迷,利好因素不多,而负面信息和事件却不少。

国内方面,权威媒体对卫生事件防控的论调较之前没有变化,而是进行了再次强调,预示近期出现显性调整的希望不大,市场之前的放松预期再次落空。地产虽然不断出台各种救市措施,但力度一直不及事态恶化的速度,人们也从之前的高预期,到逐渐不抱太多期待。到了9月,连民营地产最后几家标杆之一的旭辉集团也挺不住了,这对市场信心再次构成了一定打击。要扭转地产的颓势,要疫情管控回归理性化,可能都需要极权威人士发话才能起到作用,需要耐心等到那一天。

国际方面的利空因素也比较多。图穷匕见,美国的流氓本性暴露无遗,对中国高科技的打压已经不需要幌子,连续出台了新一轮的对中国半导体、新能源和生物科技的打击政策,对相关行业和个股的基本面和股价都构成了冲击,预计这些方面还可能继续加码。

俄乌冲突也愈演愈烈,俄罗斯陷入被动,冲突面临持久化和不断升级的风险,就在九月底十月初,又连续发生了北溪管道被炸、克里米亚大桥被炸的重大事件,让欧洲局势更加不明朗。如果局势升级到核战争,那会给全球市场带来重大影响,但走到这一步的整体可能并不高。

美国的加息力度也连续超出预期,9月加息力度超出两三个月之前的预期,9月对后市加息的展望又超出了会议前的预期,现在随着美国强劲就业数据的出台,11、12月的加息力度可能会再次超出现在的预期。现在的预期是明年会迎来缓和。

美元强劲升值,对全球金融稳定也构成了很大冲击,英镑、欧元、日元都面临巨大的考验。我们需要注意接下来会不会有一些国家挺不住,出现汇率和债务方面的严重主权危机,这可能也会阶段性影响市场股价。

总之,宏观方面是各项利空叠加,而且很密集,这种情况也属于历史少见。其中,有些因素会持续,有些因素有可能迎来转机。

3

中观行业和微观企业面

宏观环境和整体氛围不好对中微观肯定有一定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行业的景气度都不太高。而A股流行景气度投资,中期景气度不足的行业股价就会被抑制。而之前拥有景气度的行业都被炒上了天,资金抱团和交易也十分拥挤,所积累的风险已经很大,如果未来景气度边际转弱,则杀跌的空间会很大。

虽然整体环境不好,但从行业和企业层面看,却并不都是负面因素,很多积极因素也在不断累积。我们看到一些优秀企业,在大环境不佳的背景下,其竞争力和相对优势反而得到了增强,行业竞争格局也在持续优化。很多公司在不景气时期加强修炼内功,相信在未来经济周期复苏时会见到直接成效。

当然也有一些在之前的涨潮期疯狂扩张的企业,比如,东南亚某互联网公司、某些在线视频类公司、某些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某些生物科技公司,某些云计算公司,最近在经营和股价上都遇到了很大困难。现在潮水退了,他们之前的烧钱行为,并没有转化为当前实实在在的现金流和利润。现在这些企业都在努力收缩业务,降本增效。市场对这些企业的信任也在越来越淡。如果他们不能通过一些举措获得合理且持续的经营现金流,那么未来会面临被淘汰的命运。现在是考验企业生存能力的时刻,也是优秀企业和一般企业的分水岭。

花开花落,寒来暑往,荣枯交替更迭。这是大自然和社会螺旋式进步中的正常现象,每一轮收缩期都是新一轮大浪淘沙的过程。优秀的企业经历了寒冬,有的也会瘦一圈,但体魄反而更健康了。而一般的企业,在这一轮中遭遇重大打击,甚至有些会彻底退出竞争。好的迹象是,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企业,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把涨潮期的投入,变成了当前的稳定且不断增长的现金流,我们也看到了不少比较确定能挺过寒冬,并迎来下一个春天的企业。这是一个让行业格局出清的机会,也是低位增持好企业的好时机。

4

估值和市场情绪

当前的市场状况用钝刀割肉来形容非常贴切,这种环境对大部分人来说都很难忍受。在这种环境下,不亏完本金,同时不丧失信心就很重要,两者之中缺少了任何一个都无法迎来下一轮的春天。

但现在也并不全是利空。除了刚才提到的中微观行业和企业因素外,估值越来越低也是一个可以让人乐观的积极因素。仍然以恒生指数来考量,根据我们的整理统计,当前市场的PB估值已经跌至0.83倍,为几十年来的历史最低水平,PE估值也只有8倍,已经在历次大熊市最低点的平均值位置,离历史最低的那次也只有10%左右的空间。

无法确定当前的跌势还要持续多久,也无法判断具体会在什么估值位上止跌。但无论从前面提到的下跌时长和跌幅,还是从估值来说,现在都处于一个中长期的最底部位置。目前过度看空是不必要的,反而应该积极战略看多了。

市场情绪方面,当前社会层面,以及资本市场层面,都对国内某些政策方向(比如,民营经济是否还受重视?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和市场经济的地位是否要动摇?)的担忧日益加重。客观讲这些担忧并非没有依据,有些问题确实需要得到反馈和纠偏,且已经很大程度反映在了不断下跌的股价上。但真实情况是什么,对我们这些并不接近上层的普通老百姓而言,无法知晓确切的答案。人和组织是活的,未来都有变化和改善的可能。

中短期看,我们不能忽视当前的一些问题,但中长期战略上不应丧失信心。毕竟我国人民的勤劳智慧在全世界都是极突出的,我国的人才红利仍然很大,甚至可以持续到2040年,中间有可能还会加速,我们也有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家和创业者。这是我们对未来保持信心的根基所在。

当前的市场情绪处在极低位置的另一指标是港股市场的卖空资金的成交占比,这个数据已经达到了历史高点,这预示着看空和做空交易已经变得异常拥挤,存在超卖的现象。如果国内疫情、国内地产、国内长期政策、中美关系、美国加息政策和欧洲局势,以上任何一个方向出现好转,都足以引发对空头的挤兑。

5

等待极值的价格,或政策面反转

在当前异常脆弱的市场氛围下,市场的波动仍然很大。如果出现2008年10月份、2016年2月份,以及今年3月份那样,不计成本的连锁反应式杀跌,市场情绪的极度恐慌,导致一些重点标的公司的股价跌到极值低位(我们可以称之为“股价跌透”),比如,优秀的成长型公司被杀到估值只有个位数,或者稳定且统治力强大的公司被杀至净现金附近,那时不应该跟着恐慌,反而是积极加仓的绝佳买点。

如果这种恐慌性暴跌没出现,事态还没恶化到那种局面,就迎来了政策或基本面的好转,那也会是一个很好的买点,意味着确定性的增强和大底部的正式确立。


一键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