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君茂资本致投资者的一封信

潘亚军   2017-01-06 本文章129阅读

点击上方蓝字“君茂资本”关注我们


尊敬的投资人,您好!

2016年是君茂资本的第一个完整年度。回顾这一年,年初A股连续熔断,港股和美股市场也腥风血雨,让我们十几年来第三次感到紧张又充满挑战;年中房地产泡沫迅猛发展,人民币快速贬值,资本加速外流,年末债券市场灾难般下跌,都一次次让人感受到形势的危急;英国脱欧、川普上台等精英世界眼中的黑天鹅事件也不断冲击大众的心理。所以,在这里非常感谢大家和我们风雨兼程走过了又一个跌宕起伏的年度。

我们的两个坚持

虽然君茂资本创立时间不长,但我们的核心团队已经一起共事十几年,是个久经考验的成熟团队。十几年来,我们团队也一直在随着时代大潮不断进化提升,但有两点是我们一直在坚持的


一是坚持以价值为核心

我们坚持从基本面出发做投资,保持客观理性,做符合常理的事情,坚持做时间的朋友而不是敌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客观上很难找到另一条路线,可以同时经得起市场竞争和法律监管的双重长久考验,能让人在市场和社会中活得长久。最近一年多国内证券监管开始拨乱反正,很多事物开始回归本源,未来价值路线的威力会越来越强。


二是坚持前瞻性思维,追求战略致胜

一批人去远航,有的选择独木舟,有的选择豪华邮轮,选择独木舟的人体力再好、划船技术再高,也不会比乘坐邮轮的人更快更安全,这就是战略正确的力量!从1990年到2016年的这26年,日本经济停滞,日经指数下跌了50%,同期中国经济腾飞,上证指数涨了30多倍。这26年在中国获得平均收益的人可以轻松击败日本市场里的顶尖高手。绝大多数人获得高收益并不仅仅因为其聪明,而是因为其选对了地域、市场或行业,这就是投资上的战略正确。

正确的战略来自于前瞻性。“愚者暗于成事,智者见于未萌。”有的人在趋势已经走完时仍然看不明白;而有的人在趋势尚未萌芽时就能准确预见并提前准备。所以,前者往往是局势变化的受损者,而后者则是受益者,几个轮回下来,两者的差距就会非常明显。

要做到事事有前瞻性,所有的事情都战略正确不太现实,但把精力集中在研究少数关键的事情上,做到关键节点战略正确还是可以追求的。所以,保持前瞻性思维,努力追求少数关键节点的战略正确,提前对系统性机会和威胁做出趋利避害的应对,是我们十几年来一直坚持和追求的方向。

在趋利方面,我们一直致力于捕捉未来数年的社会发展趋势,并在这个基础上寻找和投资最受益的地域、行业和公司。比如,我们在2007年较早认识到了腾讯的巨大潜力并进行了长达8年的投资,最终获利20多倍;我们在2006-2015年间只靠专注于捕捉品牌消费、医药和信息技术产业这几个行业的长期发展机会,就实现了很好的长期回报;在投资模式方面,在国内同行对对冲策略还十分陌生时,就开始转向多空对冲模式,是国内最早一批转向对冲模式的私募团队;我们两年前开始向客户提示海外资产配置的必要性,目前海外资产配置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

我们认为除了投资获利,资管机构帮客户规避掉系统风险也很重要,虽然有时规避了损失并不给资管机构带来直接经济回报,但其实这也是一种成功。我们对2008和2015年两次股市泡沫破灭都做了提前预判,虽然有时危机的惨烈程度会超出我们原先的预期,但由于提前防范,我们在历次危机中的回撤都远远小于行业平均;2015年汇改前和2016年又分别向客户提示了人民币贬值和地产泡沫风险。经济新常态来临后,未来面临的威胁会比之前多很多,规避风险的重要性也会越来越突出。


未来的重大趋势展望


展望未来,我们认为社会、经济和投资领域的大趋势可能有以下几个:


1

新的地域性经济体崛起

与中国居民的财富全球化配置

如前文说过,过去30年最大的系统性机会来自中国,中国几乎所有成功人士的成功都是基于此。总结世界经济几百年的历史可以发现,每隔几十年总有至少一个新兴经济体崛起,中国之前是日本,日本之前是美国,每一次地域崛起都会带来系统性的投资机会,抓住了这种机会,就能跟随它一起腾飞。随着新常态的来临,中国腾飞的30年面临结束,我们要在未来实现大发展,则需要找到并搭乘下一班地域经济腾飞的快车,而且这个机会肯定会出现。

新常态也将导致海量的中国财富走向全球化,虽然最近连续出台的临时外汇管制措施会对这一进程带来一定影响,但长期大趋势并不会改变。


2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作用会越来越明显

未来20年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对人类生活的改变将会非常显著,其中必然存在既长期又重大的行业机遇,值得持续研究挖掘。


3
中国制造业的整合与转型升级

未来随着行业持续整合,中国制造业每个行业的集中度都会显著提高,最终胜出的企业有很多会具备世界级竞争力。


4

在证券投资领域

对冲策略的作用会越来越显著

在经济腾飞时代,表现出来的机遇远远多于风险,而新常态下机遇和风险则会相对均衡,因此风险对冲的重要性会越来越突出。

2016年投资回顾

2016年A股熊冠全球,代表性的沪深300和创业板指数分别下跌了11.28%和27.71%,香港方面恒生指数微涨0.39%,与之相比,我们在两个市场都实现了正收益,均跑赢指数较多。过去多年我们的投资组合一直坚持价值与成长并重,为了追求安全和确定性,我们2016年的投资更偏向于各方面指标都很优秀的价值股(如白酒、家电)和洗牌彻底的周期股(如造纸、化工),事实证明这个布局是奏效的,我们在两个市场的股票多头都取得了较好的回报。在风险对冲方面,我们在香港市场采用了我们最擅长的卖空股票对冲方式,也收到了良好效果;目前A股市场的对冲手段仅限于股指期货,2016年期指巨大的负基差让参与者凭空付出了很多成本,下半年罕见的窄幅震荡又正好击中了我们期指对冲系统的薄弱环节,导致期指对冲单元的损失抵消了一部分股票多头的盈利,不过从长远角度而言,如果国内融券不放开,则利用期指来对冲风险仍是不可或缺的。

我们2016年底发行了两个新产品。一个是主打全球资产配置和多空对冲策略的海外对冲基金,目前该基金在同期指数明显下跌的情况下实现了正收益。另一个是全程序化交易的国内量化产品,以AlphaGo为标志,机器替代人工从事脑力工作的进程已经开启,我们会积极拥抱这个趋势。我们的量化产品以趋势跟踪为主策略,2016年也实现了正收益。未来我们还会积极引进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并将先进技术全面嫁接到整个投资研究体系,以大大提高我们投研工作的效率。

2017年投资策略及展望
从全球经济角度看,发达国家中,美国会因减税和财政扩张而受益,欧洲能否见底回升需要观察,日本则会继续疲软;发展中国家中,印度增速最快而且在加速,中国位居第二但增速在下滑,东南亚的部分国家仍将由于制造业转入而受益。从货币政策角度看,2008年开启的全球量化宽松之路已经接近尾声,继美国开始加息后,中国也将由宽松转向中性,全球范围的加息周期已经来临。

大类资产方面,加息周期的来临首先会冲击债券市场,经历了前不久的暴跌之后,债券市场去杠杆仍在途中,未来债券资金可能会流向其他市场;大宗商品在2016年触底后,2017年的活跃度仍将很高,区别在于双向波动的可能性较大,这对我们的量化产品比较有利;中国地产业积累的风险已经非常高,去杠杆的进程才刚刚开始,中国2017年的经济工作重心由保增长转向防风险,其中的重点防范对象就是地产,地产领域未来是否会出现系统性风险需要紧密跟踪;从债券和地产领域流出的资金需要找到其他出口,由于股票市场的去杠杆进程已经基本完成,股市的吸引力在显著增强。

具体到股票市场,A股目前的整体估值不贵但也不便宜,预计已经持续一年的内部分化仍将持续,估值较低的价值股仍有很强的配置价值,高估的中小创仍有下行空间,不过比去年乐观的因素是中小创股价年内有可能调整到位,彼时少数优秀的企业将具备投资价值。相较于A股,港股的投资价值仍然很明显,严厉的外汇管制措施几乎堵住了资金外流的所有通道,在这种情况下,港股通将成为国内资金配置外币资产的重要途径。同时美国新兴科技产业和其他新兴国家的投资机会也值得关注。

未来潜在的重大风险来自以下几个方面:1、房地产领域;2、人民币汇率;3、川普(特朗普)上台后如爆发贸易战,有可能会对中国经济带来阶段性影响。本着提前防范的原则,我们对上述风险发生时的应对措施进行了研究和准备,未来我们仍将会持续加强相关领域的研究工作。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在2016年的残酷环境下与我们同舟共济,您长期以来的支持和信任是我们最大的前进动力。谢谢大家!


                              君茂资本  潘亚军

                                  2017年1月6日



声明:

本公众号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任何宣传材料或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一键咨询